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随着降息信号不断释放,全球资金涌入美债,这也推动美债收益率大幅下行。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从此前最高的5%以上降至3.9%以下。受此影响,中美利差迅速收窄,目前利差仅为约1.2%,此前最高时逼近2.3%。 接受采访的机构人士普遍认为,伴随明年降息约140BP的预期,美债收益率快速下行阶段可能已过,明年美国政府的巨额赤字可能又会主导债市。同时,中国国债收益率暂时难大幅攀升,中美利差近阶段可能维持在较为稳定的区间。 人民币对美元上周

中美利差迅速收窄逾100BP!国际投行上调明年人民币目标价

行情图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

  随着降息信号不断释放,全球资金涌入美债,这也推动美债收益率大幅下行。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从此前最高的5%以上降至3.9%以下。受此影响,中美利差迅速收窄,目前利差仅为约1.2%,此前最高时逼近2.3%。

  接受采访的机构人士普遍认为,伴随明年降息约140BP的预期,美债收益率快速下行阶段可能已过,明年美国政府的巨额赤字可能又会主导债市。同时,中国国债收益率暂时难大幅攀升,中美利差近阶段可能维持在较为稳定的区间。

  人民币对美元上周最高冲至7.08,美元亦有所走弱,机构开始上调2024年的人民币汇率预测。例如,瑞银方面预计2024年底美元/人民币为7.0(此前预测为7.15)。

  中美利差迅速收窄后将趋稳

  自从美联储暗示隐含利率可能处于峰值,世界各地都疯狂地买入债券,这推动收益率迅速下跌。

  高盛的预测随之大幅调整,最新预计美联储在明年3月、5月和6月连续进行三次25BP的降息,然后每季度降息,直至3.25%~3.5%的终端利率。而上周,高盛还认为首次降息将从明年三季度开始。从上周四议息会议至今,10年期美债收益率跳水近30BP。债券收益率和价格成反比。

  从iShares的20+年期国债ETF(代码为TLT)的走势中也可以看出美国长期债券的反转有多强势。TLT从近期低点进入牛市,攀升超过20%,反弹使ETF回到了50周均线,价格逼近99美元,此前债市暴跌之际,价格一度跌向80美元,较近两年的高点近乎腰斩,当时10年期美债收益率飙升至5%以上,一度引发风险资产抛售。

  不过,后续机构预计美债价格很难再大幅攀升,区间震荡或是主要趋势。“在过去两年中,多头并未在该点位取得太大进展,再加上99美元的阻力位,这个关口被认为是近期债券多头首次面临技术上的真正考验,换言之,美债收益率近期可能很难再大幅下降。”嘉盛集团资深策略师斯考特(David Scutt)对记者表示,任何反通胀(disinflation)、软着陆叙事都有可能引发收益率适度反转。

  近期,影响美债收益率的关键除了通胀数据,“很少有人会意识到美国财政部将在周三拍卖新的20年期债券,此前几轮拍卖情况都不理想,市场早前担忧美国赤字过大,如今多头是否还会争相购买这些债券不得而知,而现在的收益率远低于两个月前的水平——它们已经下跌了110多个基点。”斯考特称。

  事实上,11月长端美债收益率飙升的原因部分就在于长债发行放量,供需失衡导致长债收益率攀升。第一财经此前就报道,在6月暂停债务上限后的4个月内,美国国债规模增加了1万多亿美元,总规模达到历史新高33万亿美元。而在未来12个月内预计将有约7.6万亿美元的低利率债务到期,届时财政部将不可避免地继续发行天量债券。

  不过,施罗德投资CIO(首席投资官)约翰娜∙吉尔伦德(Johanna Kyrklund)近期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,近期驱动美债收益率的主因是降息预期,而供给的担忧可能要到明年才会继续扰动市场。

  就中国债市而言,目前10年期国债收益率维持在2.65%以下,后续大幅攀升的概率并不高。南银理财研究部负责人王强松对记者表示:“上周国债收益率曲线牛陡,1~3 年期国债利率下行 7-8BP,而10年国债利率下行4BP到2.62%。资金面转松且MLF超额投放,带动短端利率回落。”

  在他看来,对于当前的债市,经济处于旧动能转换的阶段,旧动能式微导致融资需求偏弱的大局面没有改观,长期看债券长牛市未完(收益率趋于下行)。短期来看,资金面转松、刺激政策未超预期,债市短期的扰动因素减少。虽然资金并未完成跨年,但是资金已经呈现出抢跑的行情,预计债市短端利率回落的行情会持续。

  国际机构上调人民币目标价

  近期,美元陷入抛售,外加中美利差收窄,机构亦开始上调2024年的人民币目标价,价格普遍在7甚至以下。

  上周四美联储释放鸽派信号后,人民币当日对美元大幅反弹,从此前逼近7.2的水平迅速回到逼近7.1,上周五一度触及7.08。截至北京时间12月20日19:50,美元/人民币报7.1345,美元/离岸人民币报7.1356。尽管本周汇率小幅回落,但在岸、离岸的价差基本消失,说明离岸市场对汇率的担忧下降。

  美元指数目前报102附近,11月时最高来到106附近,上周美元多头的转向也加剧了这波行情的变化。美元指数在过去五周中有四周下跌。不过,纽约联储主席上周五驳斥了过于激进的市场预期,认为现在考虑降息为时尚早,该言论帮助美元指数上周五止跌,站稳102一线。

  对美元而言,美国11月PCE物价指数至关重要,数据将于周五21:30公布,这是美联储最青睐的通胀指数,市场预期整体PCE从3%放缓至2.8%,核心PCE从3.5%降至3.4%。

  相对而言,机构预计人民币贬值压力最大的时候已经过去,当前进入了季节性强势的时期,目前已将迎来年底和明年春节的外贸出口商结汇高峰期。

  瑞银亚洲经济研究主管汪涛对记者表示,预计美国经济将在2024年增长放缓,美联储将开始降息。中美国债利差预计收窄、美元有望走弱,以及对中国经济的信心修复将共同推动人民币对美元小幅升值。“因此,我们预计2024年底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为7.0(此前预测为7.15)。”汪涛说。

  德意志银行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熊奕对记者称,预计2024年中国GDP增长率为4.7%、通胀率约为1%。受经常账户持续盈余和资金净流出放缓的支撑,预计人民币将在 2024 年底迎来小幅升值。“中美经济和利率的走势将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支撑。美联储预计将在2024年年底前总共降息 150 BP,较中国的降息预期高出约100BP。”

  尽管当前中国经济基本面仍有待回升,CPI落入负区间亦引发担忧,但对汇率而言,美元的趋势当前对人民币的影响更占据主导。

  德国商业银行经济学家Tommy Wu对记者表示,人民币对美元今年以来贬值超过3%。尽管人民币在近几周对美元普遍走软的背景下升值至7.1左右,但它仍将面临压力,中美利率差距在短期内可能会持续存在,而中国经济仍在寻找更为稳定的基础。

  他亦表示:“中国央行可能会继续利用每日中间价来引导人民币,防止其单边贬值。12月20日,贷款市场报价利率(LPR)不变,但有很大的可能性明年初将降低利率以促进经济复苏。由于央行承诺降低银行的实际贷款利率,它很可能会进一步降低MLF利率,并引导银行在明年降低LPR。即使不降低LPR,商业银行至少也必须继续降低它们向客户的有效贷款利率,包括抵押利率,以符合当局最新的信贷和房地产政策宽松。”

股市回暖,抄底炒股先开户!智能定投、条件单、个股雷达……送给你>> 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刘万里 SF014



上一篇:升辉清洁11月27日至11月30日招股 预计12月5日上市    下一篇:汉仪股份(301270.SZ):“字由”4.0版不仅提供丰富的字体,还提供“工具”和“内容”两大模块    


Powered by 股票配资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